石更君

微不爽不愉快的貓咪紀錄

剛剛去確認哈嘍狀況,然而中途被迫夾心,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從哈嘍房門走出來。
  鏟個貓砂看過飼料之後,隨意跟哈嘍玩兩把就打算出門了,但從哈嘍開始不願意從門旁離開的現象可以判斷原因有二。其一是往常他總是想出門,每當我要離開他就會死皮賴臉希望我把門開大點,好讓他出門展現體能攀岩折返跑,其二就是小飯團在門口盯哨。硬要在人家門口叫囂威嚇真的非常沒有道理,就像朝門口砸了臭雞蛋,全然的惡意。過往我看到的話都會把小飯團抱到我房間和她好好溝通溝通,但這次我人在哈嘍房內,門的另一側。哈嘍在情緒不穩的情況下我沒有把握能夠抱他,我可不想讓手上再刮出一棵完整的苦練樹。又況這一次我輕輕打開門縫,兩兄妹居然都聚在這兒了,雪上加霜。
  於是我被困在其中。
  有一次我實在忍不住想用腳撥開哈嘍讓自己有空間出門,然後目前過了三十分鐘,正值打文章時刻,我左腳仍然豪不掩飾的刺痛生疼。於是我學乖了,在一旁按兵不動,改採嘴上策略,呼喊著外面的舍友們,可想而知當然沒有任何回應,不知過了多久,本來就沒什麼時間感的我感受到久站的腳酸了,於是改變姿勢作勢下蹲,可能是動作太大而驚動劍拔弩張的氣氛,我的右手臂目前正和左腳遙相呼應著,右臂可不簡單,他幾乎整貓貼上來,爪子更是強勁有力,「啪」地一下刺進來,我瞬間失去任何反應,不過或許我馬上表現得很乖順,所以他沒有繼續和我無辜的臂膀纏鬥,「嘩」地一下他就放手了,苟且偷生的我不知道該慶幸還是羞愧。
  總之終於,兩兄妹先後離開了現場,哈嘍也穩定坐在一旁納涼,甩兩下尾巴好像剛才什麼也沒發生,我才得以倉皇逃生。
  我昨天才在想人類應該可以戰勝所有的貓吧,跟狗比起來,貓最大隻也不過爾爾,狗的話要是出現Boss藏獒就直接把人生這場戲唱到尾聲了。但我忘了考慮貓界尚有哈嘍這種存在,我想以他的實力,大概可以像葉問那樣,單挑十個藏獒吧。
  

畢業的小龍女與豆花

我從來就跟她不特別親。
但他們是我初初踏進東女校門時,對我最無猜忌懷疑好奇,且最直接對我表達友善的。他們總是這樣直直望入新鮮人眼裡,再若無其事地離去,用早已看破這以屆計算永無止盡輪迴的淡然態度,告訴一個個鮮亮白襯衫新繡紅色學號的女孩們,一切如常。
我從來不怕狗,甚至覺得害怕台灣街頭遊走的小狗兒們根本是可恥的一件事情,我們堂堂五呎之軀還怕鬥不過他們嗎?大不了打一架咬他一嘴毛也不礙事,又況其實大部分的狗都本能似與人類友好。所以在陌生校園看到龍女的存在對我來說猶如見到故友,夏天若捱不過熱,跟著龍女總知道有哪些角落涼快,冬天更期待淑慧給龍女換了什麼造型(噢!可想而知淑慧的心情。),印象最深的大概是和婊妹撞衫的螢黃羽絨外套吧。
「龍女其實很老了喔。」學姐如是說到,而這句話到我高三還持續對學妹們說著,大概意味著很老加三級。然後我很快地離開校園,沿著海岸線走向另一個校園,中途不只一次龍女死訊的誤傳,讓我習慣著這個有些恐怖的黑色笑話,反正正反都不是真的,不怕不怕。
「龍女其實已經很老了嘛。」蔣家如是說到,而這句話或許也在其他東女人口中相互安慰。其實重新喚回記憶,有幾次看到她實在老態垂垂地賣力走動,尤其在她身體狀態不佳時,更讓人不知所措。於是我們對於這樣的消息不驚不乍,波瀾卻依然鼓譟。
「其實」是一個讓程度銳減的詞,只要它出現,很多事情好像就沒有必要拿來重壓心臟,但我們知道那都是補綴,讓沮喪的曲線在言談中假性上揚,是為調節氣氛必備良藥。
龍女龍女,在我輩高中時代用烏黑的細細尾巴搖晃我們飄蕩在空氣中的幻想,在被教科書淹沒的教室中帶著一點意外梭巡來回(當時最愛龍女誤闖教室了,可以耽誤滿口公式進度段考學測的老師們一點點上課時間讓自己喘口氣,簡直是課堂救星!)。
終於(我不知道她在東女待了幾個年頭,反正很久),龍女畢業了,每個東女人在心中默默唱起屬於自己的驪歌,「倒映在雙眼,躲藏的情緒難掩,只化成一句再見。」

20180329排球翹課輪迴與從良

昨天為了看排球少年的一切所以挑手機夜戰到深深深夜。隔天雖然早早起床卻因為覺得該休息所以一路從床上躺到下午三點,突然感受強力飢餓與尿意,從而鼓起熊熊力量,終於離開一張被睡到充滿病榻味道的床,甫立之時,腦內揚起一陣高調的暈眩,想想好像也是,躺了十七個小時,血液都像卸妝油下的水那樣的怠惰,當然我不知道浮在血液之上的是什麼,暗自猜測大概是一些極其不堪擾心亂神的廢棄物質,在我潛心耍廢時那東西永遠佔上風。我還能怎麼辦呢?站直身子抖晃蕩了幾下,就像卸妝前搖一搖瓶身,強制讓油融入水成為有效物質,一舉清楚所有的、不該有的一切。
然後在今日正式走上終於修復的日常軌道。
週三真的很棒,中午有謝家家聚,晚上有詩歌節的討論,詩歌節讓我自己感到被重要了一番,尤其在恕明終於正確無誤地喚了一聲我的名字,在齊儒公然讚揚我即使我什麼都沒做之時,我感覺自己被重要了。我深深知道以我的能力勢必不可能做到大家期望的一切,但至少我能做到大家可以接受的。希望能更加努力,必須再更加努力。

唯玲家,不知所云

出遊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