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更君

20180329排球翹課輪迴與從良

昨天為了看排球少年的一切所以挑手機夜戰到深深深夜。隔天雖然早早起床卻因為覺得該休息所以一路從床上躺到下午三點,突然感受強力飢餓與尿意,從而鼓起熊熊力量,終於離開一張被睡到充滿病榻味道的床,甫立之時,腦內揚起一陣高調的暈眩,想想好像也是,躺了十七個小時,血液都像卸妝油下的水那樣的怠惰,當然我不知道浮在血液之上的是什麼,暗自猜測大概是一些極其不堪擾心亂神的廢棄物質,在我潛心耍廢時那東西永遠佔上風。我還能怎麼辦呢?站直身子抖晃蕩了幾下,就像卸妝前搖一搖瓶身,強制讓油融入水成為有效物質,一舉清楚所有的、不該有的一切。
然後在今日正式走上終於修復的日常軌道。
週三真的很棒,中午有謝家家聚,晚上有詩歌節的討論,詩歌節讓我自己感到被重要了一番,尤其在恕明終於正確無誤地喚了一聲我的名字,在齊儒公然讚揚我即使我什麼都沒做之時,我感覺自己被重要了。我深深知道以我的能力勢必不可能做到大家期望的一切,但至少我能做到大家可以接受的。希望能更加努力,必須再更加努力。

评论